• <tbody id="ii9dx"></tbody>
  • <button id="ii9dx"></button>
    <th id="ii9dx"></th>
    <tbody id="ii9dx"><noscript id="ii9dx"></noscript></tbody>

    廣州滴眼液價格交流群

    最熱小說推薦 【農門醫女 顧采薇 宋鐸】

    搜索閱讀助手 2021-05-08 07:38:44

    農門醫女

    最熱小說推薦 【農門醫女 顧采薇 宋鐸】

    01

    顧采薇是被雨水滴醒的。彼時,她正做夢坐在必勝客中,抱著她久違的小牛排披薩大快朵頤。雨水滴到她嘴里,帶著黃土和茅草的苦澀味道,讓她一下子驚醒。

    “賊老天?!彼碇w在身上的破床單從床板上跳下來,坑洼的地面硌得她齜牙咧嘴,“屋漏偏逢連陰雨,真特么準啊?!?/p>

    屋子里黑乎乎的,伸手不見五指,顧采薇穿上鞋,憑著住了一個多月的熟悉感,摸索著找到火石,點亮破碗里,浸泡在見底豆油里的棉線,如豆的燈光在四面透風的屋子里瑟瑟發抖。

    眼睛在黑暗中熟悉了好一會兒,她四下查看,漏雨的地方有四五處,除了滴在床上的她找了兩個壇子接著,剩下的也不管,找了個干生的地方,坐在板凳上,雙手托腮,聽著轟隆隆的雷聲發呆。

    她想起自己以前看的言情小說,這種天氣,酷炫狂拽吊炸天的男主一定把小白兔一樣害怕打雷的女主抱在懷里吃豆腐。她一直對這種情節嗤之以鼻,打個雷,矯情屁!

    “活該你穿越?!彼е讣?,悲催地想。女漢子屬性這么強,不把你送到原始社會,而是送到這架空古代,穿越大嬸已經很留情了。

    想她顧采薇,也是一名長在紅旗下,合格的共產主義接班人,堅定的無神論者。她上班手術刀,回家廚房鉆,是勤勞獨立、自給自足的一名死宅加吃貨醫生。

    父母離異,都各自重組家庭,她這個拖油瓶跟著身為老中醫的爺爺長大,后來爺爺去世,她就一個人住。

    沒心沒肺,天天傻樂,這是眾人給她的評價。

    想起穿越經歷,她就無比憋屈。

    周一早上,她拎著電腦,咬著包子,腳步輕快地往住院部大樓走去,眼看就要進門,猝不及防間被從天而降的某跳樓患者砸到,然后華麗麗地穿越了。

    她的死相一定很難看吧,老天,請一定保佑,她男神——那個胸外的小鮮肉千萬不要看到。

    穿越來三個多月,這是顧采薇第一郁悶的事情。第二郁悶的,當然就是她兩眼一抹黑,又窮又衰。

    外面雨聲漸停,天色漸明,門口的兩叢竹子也不再發出被風吹的嗚嗚聲,顧采薇的肚子開始咕嚕咕??棺h。

    想起昨天一天就吃了兩塊紅薯,夢中都在吃,顧采薇不由悲嘆一聲:“難道我要做第一個被餓死的穿越者么!”

    其實她床板下的破炕桌上還有兩塊紅薯,那是今天的口糧。

    “反正都已經算今天了,早飯早點吃?!边@樣自我安慰著,她挪過去,掀開竹篾編的盆子,揀出一塊大點的紅薯,抱著一邊啃,一邊想自己倒霉的經歷。

    老天爺不講理,說讓她穿越就穿越,那最起碼給個公主、王妃,最不濟小康之家讓她發家致富也行啊。

    結果她竟然穿越成人牙子手里想要跳車逃跑的傻姑娘!腦袋撞到石頭上,破相了!

    簡直豈有此理!

    顧采薇想到自己對著河水看到的姣好面容和額頭上那道難看的疤痕,氣得想跳河再穿越一次。

    上輩子相貌平平,男神都不看她,這輩子好容易花容月貌,還生生毀了容,還不如就上輩子的樣子呢!

    非但如此,那兇惡的人牙子見她敢跑,還破了相,硬生生地把昏死在路邊的她,用小孩手臂粗的棍子打醒。

    如果不是有路過的大俠出手相助,她已經不知道又穿到哪里去了。

    可惜那時候血流的兇,視線模糊,沒看到恩人的模樣,只記得那大俠腰間有一個小巧的銀香囊,跟她在博物館里看到的一模一樣,花紋都一樣。

    不過英雄救美也不是想象中,他抱著她,柔聲細語安慰她,而是她像一條癩皮狗一樣趴在地上,摟住他大腿嚎啕大哭,胡言亂語。

    她一口咬定是自己被人販子抓的,不想那人牙子手里竟然有她賣身契。

    不過大俠還是夠俠肝義膽,一錠銀子給她贖了身,然后什么也沒問,揮揮手,不帶走一片云彩,牛哄哄地帶著隨從騎馬走了。

    喂喂喂,大俠,她捂著額頭,心里直揮手,劇情不應該是這樣的吧。這看起來雖然低調,但是難掩牛逼氣場的,難道不是老天給她的男主,最起碼也是男配么?

    不管她如何YY,也不說她怎么坑蒙拐騙,終于在李家村這個三面環山的小村莊里找到了一處棲身之處,茍且活了下來。

    感謝爺爺,上輩子傳給她一身醫術——準確的說,還用不了那么高深,認識草藥對她來說更重要。大山總是餓不死人的,靠采藥,她還能勉強為生。如果不是剛交了半年房租,她還不用這么慘,靠紅薯為生。

    她編造了一個凄慘的身世,跟著秀才爹上京趕考,遇到強盜,什么都丟了。老家也沒人了,總之,非要賴在這個村里。

    理正人很好,見她是弱女子,大概也抱著給村里大齡未婚男青年解決問題的想法,痛快答應讓她落戶,在理正婆娘要殺人的目光中,答應先把自家舊宅給她住。

    就這樣,顧采薇總算有了容身之地。古代認字的人都不多,更何況是草藥,所以靠著挖藥材,她養活自己還是夠的。雖然,過得不那么好,以至于她每次做夢都是大魚大肉。

    這三個多月下來,她額頭傷養的差不多,跟周圍七大姑八大姨也打成一片,學會使用火石,學會去河邊用皂角洗衣服,也在河邊那些婦女的八卦中得到關于這個時代的一些信息,成為地地道道村姑一名。

    唯一讓她有些不安的是,她對這具身體前身的情況,一無所知。從細滑白皙的皮膚和指尖握筆留下的細繭來看,這是個富裕家庭的姑娘,那又為什么會被賣了呢?

    她很怕哪天突然蹦出來什么父母親戚,勉強她嫁給誰之類的。

    “既來之則安之。我是打不死的小強?!庇曷曂耆?,顧采薇伸個懶腰站起身來,握緊拳頭給自己鼓勁。

    從漏雨程度她判斷這基本是場中雨,不影響她天亮去鎮里賣藥。

    說不定,今天還能買點豬大骨回來熬湯呢。

    這樣想著,她頓時力氣滿滿。

    02

    天蒙蒙亮,顧采薇洗漱完,費了很大勁把頭發挽起來,在額頭上涂上自制的藥膏,又把被雨水澆濕的被褥拿出去曬,然后背著自己的藥簍出門。

    雨后空氣清新,楊柳舒展,鄉村中處處聞啼鳥,炊煙裊裊升起,農家忙碌的一天就要開始。

    地上還很泥濘,她小心翼翼地走著,害怕自己的鞋子弄臟——這也是她的寶貴財富,不時遇到幾個吃完飯準備下地的鄰居,她歡快地打招呼。

    “李大爺,您吃過啦?”

    “李三叔,您下地???”

    “李大哥,您早??!”

    滿村子都是李姓人,只有為數不多幾家外姓人。

    “大姑娘賣藥去???”村里人大部分都很喜歡這個見面三分笑的活潑姑娘,加上想到她還識字,更多了三分肅然起敬,不知道跟誰喊的,都叫她“大姑娘”。

    “嗯,去二牛叔家坐車去?!?/p>

    李二牛養了村里唯一一頭牛,每隔五天二十里地以外的鎮上趕集,他去鎮上賣豆腐,順便載人去,單程一文,來回兩文。

    村里很少有人舍得坐,不過二十里地對顧采薇現在這具身體是極大的挑戰,她第一次走路去,差點沒中暑死在路上。從那以后,她就成了李二牛的忠實顧客。

    “采薇,你來……”河岸邊上最東邊的第一戶人家,春花嫂子在門口喚她。

    她是村里第一個對顧采薇展現出善意的女人,她不過二十一歲,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皮膚微黑但是相貌不差,性格潑辣能干,一雙巧手,家里家外沒什么她拿不起的活計。

    “春花嫂子,早?!鳖櫜赊毙ξ嘏苓^來,“喊我給你帶東西嗎?上次的荷包繡完了?”

    春花手巧,做一手好女工,鎮上裁縫鋪里接活兒,布料彩線都是他們提供,繡一個荷包給工錢三文。家里不忙的時候,她專心做一天可以做兩個。

    一個壯勞力,打短工一天也就八文錢,起早貪黑累個半死,還得打破頭去搶。

    所以憑著這手藝,春花也是四個媳婦里最被婆婆待見的一個,在自己男人面前說話也硬氣。

    “嗯,這幾天不忙,就多繡了幾針?!闭f著,她把一個藍底白花的包袱遞給顧采薇,“一個十個,三十文,你再幫我領十個的料,告訴孟大娘下次可能晚點,過幾天地里就忙了?!?/p>

    顧采薇笑著點頭接過包袱,又問:“有什么要買的?”

    春花搖頭,沖里面正屋使個眼色,呶呶嘴,小聲說:“這都是有數的,看得緊著呢?!?/p>

    顧采薇心知她說的是婆婆,心里感嘆一句,在古代,做人家媳婦太不容易了。

    “拿著?!贝夯ㄈo她一個東西。

    熱呼呼的,顧采薇低頭看,原來是一個雞蛋。

    “這怎么好意思?”她連連搖頭,嘴里卻不由自主地有了口水。

    看看你這點追求,她不由在心里鄙視自己。鮑魚海參龍蝦三文魚,你啥沒吃過,現在見到個雞蛋就這么沒出息。

    “讓你拿著就拿著?!贝夯ㄓ踩o她,“我婆婆知道,”她小聲說,“次次麻煩你,她也不能光進不出。天天跟著雞屁股轉,我想自己偷個出來也不成?!?/p>

    說著,她也笑了。

    顧采薇這才接過來,看到春花婆婆出來,咳嗽了幾聲,她知道這是要喊春花干活去,連忙大聲說:“嬸子,多謝給我雞蛋,春花嫂子說你總腿疼,回頭我上山采藥見到對癥藥材,給你帶點回來?!?/p>

    春花婆婆本來肉疼那個雞蛋,聽到她說給自己帶藥,笑得滿臉都是褶子:“大姑娘,那謝謝你嘞?!?/p>

    村里人,腰疼腿疼都不算病,哪個舍得花錢買藥。

    顧采薇這才揮揮手,一路小跑往李二牛家里跑去。

    還沒走到門口,就見李二牛正慌慌張張地從牛棚里往外趕牛,車已經停在門口,門內有婦人呼天搶地的聲音。

    “我的兒啊……”

    接著,又是巴掌聲,又是訓斥聲,看門的黃狗也跟著汪汪個不停,四周的鄰居都伸頭張望。

    顧采薇放慢腳步,判斷不出來李二牛家到底發生什么內戰。

    “大姑娘,”李二牛見了她,一邊套車一邊哭喪著臉說,“對不住,今天不能送你了,我家虎子吃花生卡住了,我得帶他去孔家莊看大夫,我的天哪,這是造了什么孽啊?!?/p>

    虎子是李二牛的寶貝孫子,才兩歲多,虎頭虎腦很是可愛。

    孔家莊是隔壁村,相距五六里,那里有三里五村唯一一個赤腳大夫。

    說話間,李二牛的婆娘孫氏抱著臉色青紫的虎子出來,一邊跑一邊嚎:“娶了這個喪門星,就沒好兒!不想跟我兒子過,還想害我大孫子?!?/p>

    她身后,一個穿著深藍粗布衣裳,臉上印著巴掌印,眼中含淚的女子踉踉蹌蹌地跟出來,眼神焦急地望著孩子。

    這正是虎子的母親阿媛。她原是大戶人家的婢女,不知為何嫁給了李二牛唯一的兒子李茂明?;楹笠恢辈坏闷牌艢g心,日子過得頗有些可憐。

    “有病??!”顧采薇心里大罵一句,“給這么小的孩子吃花生米?!?/p>

    雖然憤怒,出于醫生本能,她摘下背簍往孫氏那邊跑過去。

    “虎子給我!”顧采薇大聲說,伸手就要抱孩子。

    虎子呼吸急促,劇烈咳嗽,小臉發紫,已經是十分危險的情形了。

    孫氏沒有撒手,愣愣地看著顧采薇。

    “你想害死虎子就別撒手!”顧采薇恨自己力氣小,跺腳罵道。

    李二牛到底是男人,看出了門道,對孫氏說:“快,快把虎子給大姑娘看看?!?/p>

    他心里也是沒底的,要去鄰村那么遠,虎子估計也救不回來了,死馬當活馬醫,更何況,顧大姑娘識文斷字認識藥材呢。

    他立刻用滿懷期望的眼神望著顧采薇。

    顧采薇顧不上看別人,把虎子抱起來,屈膝半蹲,一手捏住他顴骨兩側,另一只手托住他后頸部,讓他趴在自己膝蓋上,在他后背拍了四五下,情況卻沒有絲毫改善。

    所有人目光迫切地看著顧采薇。

    03

    顧采薇額頭上有細密的汗珠冒出。

    這是古代,沒有動刀的條件,只剩下最后的希望了。

    她把虎子反過來,用食指在他胸廓下快速向上重擊壓迫。

    周圍有婦人驚呼的聲音響起。

    顧采薇完全沒有聽到,眼里只有眼前岌岌可危的孩子,她一次一次重復,大概幾十下之后,在眾人都開始用懷疑眼光望著她,一家之主的李二牛也有些繃不住,準備上前的時候,虎子終于哇地一聲,把卡住他的那?;ㄉ鲁鰜?。

    孫氏立刻跑上前來,把她的寶貝孫子抱在懷里,不住地說:“我的心肝兒啊,嚇死祖母了,快讓祖母好好看看,謝天謝地啊?!?/p>

    旁觀的人也跟著輕松,有婦人聲音高亮:“嬸子,謝天謝地,別忘了謝大姑娘?!敝車懫鹨黄β?。

    孫氏吝嗇,愛占便宜,為人口碑不算好,眾人都紛紛打趣。

    顧采薇這才覺得腿都軟了,又急又累,身上出了一身汗,聞言笑咪咪地擺手:“不用謝,不用謝?!?/p>

    阿媛“噗通”一聲跪下,在顧采薇反應過來之前,結結實實給她磕了三個響頭,那聲音,顧采薇都覺得疼。

    “快,快別這樣?!鳖櫜赊泵Σ坏厣焓秩シ鏊?。

    這古人,跪來跪去,她很不適應。她從小到大,好像只給爺爺磕過頭。

    周圍人卻覺得很是應該,有人說:“大姑娘,你受得起。阿媛,等虎子好了,帶他再給大姑娘磕頭?!?/p>

    阿媛滿眼感激,點頭如搗蒜。

    顧采薇扶起她,看她清秀的面容和半邊高腫起的面龐,不由心中嘆息:春花的婆婆只是管的嚴些,這孫氏就是赤裸裸地虐待兒媳婦了。李茂明不在家,她想怎么作踐就怎么作踐,退一步講,就是他在家,也幫不上什么。

    她一定不嫁人,這古代,嫁人要命啊。

    正感慨間,李二牛也過來,這次顧采薇學精了,看他要行禮,連忙避開:“二牛叔,你這樣是折我壽。鄰里鄰居,搭把手真不算什么?!?/p>

    李二牛激動得臉都漲紅了,承諾道:“大姑娘,你救了我們家的命根子,以后去鎮里,你隨時說,我套車就送,我要是有一點猶豫,我就不是人?!?/p>

    “那你還收錢不?”旁邊有人戲謔地問。

    “那哪能,那還能算個人???”李二牛瞪著眼說。

    “還是先問問你婆娘?!敝車撕逄么笮?。李二牛懼內也是有名的。

    孫氏臉色果然不太高興。

    她想的是,也沒見顧采薇怎么弄,拍幾下就出來了,怎么就值那么多車錢。每五天就是兩文錢啊,這死老頭子,嘴真大!

    李二牛臉紅脖子粗,幾乎是吼的:“哪個家里的事情還得問婆娘!”

    又是一片笑聲。

    “進城回來,可得讓你婆娘送個籃子?!?/p>

    籃子是鄉下人特有的講法,說的是受人恩惠,得給人送個籃子,里面是一條肉,或者幾把雞蛋,最不濟的也是一籃子蔬菜,作為感謝。

    “那一定有?!崩疃4舐暢兄Z。

    孫氏臉色更難看了。

    顧采薇連連說不用。

    “大家記得,不要給小娃子花生、瓜子吃。如果要是卡住了,就像我剛才那樣做?!彼环判牡囟?,眾人連連點頭。

    經過這一出事情,今天進城晚了半個時辰。

    “大姑娘,不著急,你賣你的藥材,要買什么也盡管去買,我等你?!崩疃:呛切χf。

    顧采薇道謝,在李二牛的幫助下背上并不重的背簍,揣著裝著荷包的包袱,先往裁縫鋪去。

    “孟大娘,生意興隆?!彼溥涞刈哌M去,見店鋪里沒有要招待的客人,就在柜臺上把包袱打開。

    “這小嘴兒,一天天跟抹了蜜一樣?!泵洗竽镒鲃菀に淖?,“就是招人疼?!?/p>

    顧采薇嘻嘻地跳開,把春花的交代一口氣轉達清楚。

    孟大娘仔細檢查了荷包,對質量很是滿意,把春花要的布料彩線裝在包袱里給她,又扯出一塊三尺左右的皂紗。

    “這是給你的,回去讓春花幫你做個帷帽,你這來來回回,太曬了?!?/p>

    顧采薇也不推辭,笑著道謝。

    孟大娘年輕時候是繡娘,把眼睛熬壞了,顧采薇前幾次來見她瞇著眼睛,閑聊問清狀況,告訴她用蛇蛻、蟬蛻和菊花、決明子熬水喝,并且把自己找到的蟬蛻給了她一把。

    這次是她的謝禮,顧采薇內心通透,彼此心照不宣。

    從裁縫鋪出來,她一路小跑到“回春堂”。

    “修大夫好,小木哥好,迎春哥好,”她跟修醫生和他的兩個徒弟打招呼。

    “師傅今天早上還念叨,采薇該來了?!庇赫谑帐八幑?,抬頭笑著說。

    一向話不多的小木,走過來接過她的背簍。

    “丫頭,這次給我帶什么藥了?”

    修醫生剛寫完藥方,叮囑完患者,捋著他的山羊胡問道。

    “有菟絲子,金銀花,還挖到一株黨參?!鳖櫜赊卑阉幰灰粩[放到柜臺上,“都是頂好的?!?/p>

    修大夫手背在腰后,慢慢走近,抓起來藥材聞聞,在手里捻一捻。

    “菟絲子,金銀花一共給你十文,黨參成色不錯,給你四十文,一共五十文,如何?”

    這價格雖不高,但是是極為公道的,顧采薇點頭。

    迎春從柜里數好銅板給她。

    顧采薇小心裝在春花給她縫的荷包里,叮咚作響的銅板,沉甸甸的,讓她比上輩子發工資還高興——這都是口糧啊,意味著吃飽穿暖。

    “這是我采藥材順便揀的一點蘑菇,東西賤,也不多,送您嘗嘗?!笔蘸缅X,她把背簍最下面的一大捧蘑菇捧出來。

    “你有心了?!毙薮蠓蛴瞩饣刈约鹤\的地方,開口說道。

    顧采薇只微笑。

    鎮上另一家藥店黑的要命,藥材賣不上價。修大夫雖然為人清冷了些,但是為人清正公道,這可是她現階段的衣食父母,得好好相處。

    揣著五十文錢,“富婆”決定好好逛逛,改善改善生活。家里油也見底,米缸見底,還有她饞了好久的大骨頭……

    大骨頭,我來了。

    04

    顧采薇已經對這里的物價了然于胸,她盤算了一下,把春花給的雞蛋填進肚子里,然后去糧店買糧食。

    一升糙米三文錢,一升白米五文,一升雜面四文,一升白面七文,相對于現代糧價,都很貴。顧采薇要了四升糙米,兩升白米,兩升白面,口袋里只剩下十四文了。

    村里人賣紅薯,很便宜,因為產量特別高,十文錢可以買一大背簍,不過她實在吃得惡心了,所以決定暫時不再買了。

    豬肉張的油膩膩的招牌前,顧采薇望著一身肥肉顫顫的張一刀,再看看案板上所剩無幾的瘦肉和骨頭,開口問了問價。

    肥肉因為可以煉油,所以早被搶光了。

    張一刀雖然長相蠻橫嚇人,但是做生意很和氣:“姑娘看上哪塊了?快收攤了,給你算便宜些?!?/p>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顧采薇十四文買了一斤瘦肉,外搭兩根大骨頭。大骨頭在她的要求下都被從中間剁開,露出里面白花花的骨髓。

    她也不嫌油膩,事實上,她現在已經口水橫流,開始盤算回家怎么做了。

    兜里還有上次給理正夫人交完租金剩下的二十文,她咬牙去打了半升豆油,一下花去了十五文。

    捏著僅剩的五文錢,她在包子攤面前咽了又咽口水,還是戰勝了自己,這還要留著應急呢,雖然不多,但是有錢還是有安全感。

    背著滿滿的背簍,荷包扁扁的顧采薇,這才往李二牛的豆腐攤走過去。

    李二牛的豆腐已經賣完了,見顧采薇過來,忙上前幫她拿背簍。

    “二牛叔,您久等了?!鳖櫜赊庇行┎缓靡馑?。

    “沒事沒事?!崩疃PΦ酶浠ㄒ粯?,“大姑娘,坐好了,我們走嘍?!?/p>

    顧采薇先把春花要的東西送過去,接過她硬塞來的一把青菜。

    回到家,顧采薇用溫水泡上她曬的干蘑菇,又用冷水把大骨浸上,摘了圍裙,拎上她的藥簍,把鋤頭和自己的小藥袋放進去,決定去后山走一趟。

    她住在村邊,距離后山也就一兩里山路,這也是她很滿意這房子的原因。

    昨晚下過雨,太陽又出來幾個時辰,現在肯定有很多蘑菇,地面也不會過度泥濘。她上次雨后就發現了松乳菇,估計這次還能有。

    蘑菇燉大骨頭,又鮮又香,再來個蘑菇炒里脊,用白面烙幾張薄薄的春餅裹著吃,香得她一定能把自己舌頭吞掉。

    不能想了,不能想了,再想口水真的流出來了。

    顧采薇碎碎念著,一手舉著僅剩的一塊涼紅薯啃,一手拿根竹竿,敲敲打打往前走。這是把蛇趕跑,防止被蛇咬,同時也防止掉到獵人的陷阱里。

    因為是吃晌飯的時間,山里并沒有什么人,只偶爾傳來幾聲鳥啼。顧采薇彎著腰,把發現的一大簇松乳菇往背簍里放。

    “不錯,不錯,”她自言自語,“多的曬干,可以以后慢慢吃?!?/p>

    等到冬天,吃火鍋做湯底,用來提鮮是極好的。想到火鍋,她好想吃涮羊肉啊,切的薄薄的肥瘦相間的羊肉,放到辣鍋里那么一燙,在她自己獨家秘制芝麻醬里一蘸,那滋味,真是絕了。

    做著夢,她沿著松乳菇的痕跡繼續往前找去,沿途看到幾個獵人下的用來捉野雞的扣,她還好好研究了下,她覺得自己也該學著放幾個,萬一真套著了呢?

    她還得找點花椒,上次見過,這里的人好像不吃這個,但是作為合格大廚,花椒怎么可以缺少呢?再去挖點山藥,野芋頭也行,回去燉里脊。糖醋里脊固然好吃,糖太貴了,又費油,還是暫時擱置吧。

    “終于找到你了!”幾乎累得頭昏眼花時,顧采薇終于找到了花椒,幾乎是一下子跳過去。

    “站住?!币话驯鋱杂?、帶著絲絲寒氣的劍猝不及防間架到她的脖子上……

    最熱小說推薦 【農門醫女 顧采薇 宋鐸】

    Copyright ? 廣州滴眼液價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