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ii9dx"></tbody>
  • <button id="ii9dx"></button>
    <th id="ii9dx"></th>
    <tbody id="ii9dx"><noscript id="ii9dx"></noscript></tbody>

    廣州滴眼液價格交流群

    必須坦白:我為洗腦“神藥”7.5億的銷售額做出了貢獻.

    最愛人間煙火 2020-03-26 19:18:01

    (文中圖片來源自網絡)


    ?


    開車回家,聽廣播里的財經新聞報道:

    上市公司莎普愛思宣布臨時停牌,許多臨床醫生對其產品療效存疑。然后國家食藥監總局發話了,要求莎普愛思盡快啟動臨床有效性試驗。


    What?

    我沒聽錯吧,已經上市多年的產品要求重新做有效性試驗,我真的第一次聽說。

    話說,老媽的眼睛因為有輕微的飛蚊癥,我還幫她買過莎普愛思的滴眼液。原因嘛,當然是因為電視滾動播出的魔性廣告詞了:

    “白內障、看不清,莎普愛思滴眼睛”......


    在當年“鐵榔頭”為莎普愛思拍攝的廣告中,郎平帶著微笑說出了廣告詞:

    “每年有很多老年人因白內障而失明。視力減退、模糊、重影、黑影、眩光,都是白內障的癥狀。白內障看不清,莎普愛思滴眼睛……”

    廣告末尾,郎平還特別強調“要堅持滴哦!”。




    回放一下事情的來龍去脈。

    早在2013年,眼科醫生崔紅平開始質疑莎普愛思滴眼液,同年8月27日發出了首條聲討微博,矛頭指向郎平。


    后來,大家知道了,莎普愛思于2014年上市。

    2016年,根據公司財報,廣告費達到2.62億元,年銷售額近7.5個億。


    今年12月2日,丁香醫生發文《一年賣出7.5億的洗腦“神藥”,請放過中國老人》,直指莎普愛思“假科普、真營銷”。

    文章指出,目前全世界沒有一種藥物,被證明能有效預防或治療白內障。

    莎普愛思的宣傳使老年人延誤治療,有失明風險。


    12月3日晚,莎普愛思晚發布了澄清公告,稱“0.5%芐達賴氨酸滴眼液對延緩老年性白內障的發展及改善或維持視力有一定的作用,療效確切?!辈⒎Q經核查未發現有消費者正確使用該產品出現并發癥、延誤手術治療等情形。


    12月5日,浙江省食藥監局回復媒體:“通過我省違法廣告監測系統,近幾年我局沒有監測到有關莎普愛思滴眼液的違法廣告,也沒有收到國家總局和外省移送我省的有關莎普愛思滴眼液的違法廣告通報?!?/span>


    12月7號開始,國家食藥監總局要求督促莎普愛思盡快啟動臨床有效性試驗。

    截止昨天,莎普愛思市值蒸發近4億元。


    醫生們怎么說?

    醫學界認為,只有通過大量臨床數據驗證,才能得出療效確切的結論,有一定作用的真實含義應該是作用有限,而不是療效確切。


    @北京同仁醫院眼科副主任盧海。

    目前沒有任何科學研究證明它們能夠治療或延緩白內障的病情。如果人的壽命足夠長,得白內障的概率幾乎是100%,這是機體自然老化的過程,沒什么可怕的,和皮膚長褶皺、骨質變疏松、血液循環減緩是一樣的。


    @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眼科主任醫師李燦。

    門診病人90%都用過莎普愛思。

    他們懷著希望待在模糊的世界里幾個月甚至數年,到頭來卻是白白受苦。

    這樣的“拖延”很容易讓富有彈性的晶狀體“過熟”,發生水腫,不斷膨脹,就像一顆過度充水的水球,擠壓玻璃體,讓人整日眼睛疼痛。晶狀體病變程度一旦變高,還會增加治療的風險,造成青光眼、葡萄膜炎等并發癥,對視力造成不可逆轉的損傷。


    @同濟大學附屬東方醫院眼科主任醫師崔紅平

    很多患者看了廣告,覺得這個藥能治病,可以避免開刀。兩三年花了好幾千了,沒有用,延誤治療,有的還引發了青光眼。?

    在2017年美國眼科學會年會上,與會的各國專家有一個共識,就是迄今為止還沒有任何一種藥物可以有效預防或治療白內障,目前治療白內障的唯一有效手段就是手術。


    @北京301醫院眼科主任李朝輝。

    廣告中“早期老年性白內障”、“有點痛堅持滴”等說法,容易誤導患者。

    事實上,我們不僅沒有遇到一例白內障患者是通過莎普愛思治好的,反而多次碰到被延誤治療的案例。一臺白內障手術僅需10分鐘,安裝一片人工晶狀體就能解決。但很多患者恐懼手術,而這類藥品正好抓住了這種心理。


    ?

    媒體對于最早質疑者的崔紅平醫生采訪。?

    臨床試驗是否有效?

    莎普愛思公告顯示,1998年由中華醫學會組織,北京同仁醫院牽頭,北京醫科大學第三醫院、北大醫院、浙江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等17家醫院進行了Ⅲ期臨床試驗,療效確切,1998年底取得國家藥監局新藥轉正式生產批件。


    崔紅平認為,Ⅱ期臨床研究報告的撰寫者沒有作假,他們對自己的文章有客觀性評價,在九十年代,客觀技術確實達不到。但按照現在(的技術條件),白內障晶狀體混濁度是可以測量的,最簡單的,通過拍照片、對比,還有激光,也可以量化混濁度、透光率?!彼J為,一個負責任的企業應該重新啟動臨床試驗。


    “企業有責任提供扎實的循證醫學基礎,能不能延緩、延緩多久,都應該通過臨床試驗提供充分的證據,避免誤導?!币晃辉鴵螄宜幈O局藥品評價中心的專家表示。


    ?你身邊的眼科醫生都是怎么看待莎普愛思滴眼液的?

    崔紅平:沒有效果的藥。它不是那種故意坑害人的假藥,它從藥物機理上說,對一部分早期白內障患者可能有一定的延緩作用。白內障發病機理非常復雜,發生白內障的環節非常多,病因是多種多樣的,你不能只研究了一個環節,就把這藥用于所有病種。


    你看到莎普愛思公司最新發布的回應信息了嗎?

    崔紅平:看到了。它再怎么說,也解決不了(臨床試驗)報告里的問題?,F在IV期臨床(試驗)的制度不健全,造成這些上市的藥物,它拿出這些東西就能證明它(有沒有效果)。


    怎么解釋?

    崔紅平:這個藥是在國家嚴格的藥品臨床試驗管理規范之前上市的,九十年代,客觀條件限制,鉆了漏洞。上市后,IV期臨床(試驗)我們國家做的不好,理論上,大規模使用后要有跟蹤回訪,評估不良反應,這就是IV期臨床試驗。


    你現在的態度是怎樣的?

    崔紅平:我的態度是舉一反三,不是跟哪個藥過不去,除了莎普愛思,還有很多“神藥”。國家是不是有責任對這些“神藥”用現在的新標準,重新評估?你生產了汽車,不合格還要召回。應該有一個嚴格的制度,對IV期臨床(試驗)應該重視起來了。


    丁香園的文章發出后,醫生們有討論嗎?

    崔紅平:這幾天我加的眼科醫生群都爆了,都在討論這件事。大家都在討論當年出現(這個試驗報告)的原因,因為那些(參與的)專家都是現在很多眼科主委、副主委的老師,一部分已經過世了。那些人都是當年很嚴謹的學術界的老前輩,我們分析,可能確實是因為科研條件的限制,沒有設立可觀指標,造成試驗的漏洞很多。


    你們討論有共識嗎?

    崔紅平:重新進行臨床試驗,重新評估。站在一個理性的角度,當年的事情我們也不能去怪參與試驗的專家,也不能完全怪廠家。它的問題就是對一個可能有一點療效的藥物,夸大宣傳、夸大療效。而且,對一個業內質疑這么大的事,也沒人來聽,沒人來管這個事。


    ?

    莎普愛思滴眼液行銷13年,而現在卻被一篇文章送上了風口浪尖。資本市場對公司丑聞的反應向來迅速,馬上做出利空分析。巴菲特說:“要建立良好的聲譽,需要二十年,但要毀掉良好的聲譽,只需要五分鐘?!?/span>


    消費者手中的鈔票就是他們的“選票”,購買什么樣的產品都是對企業的選優汰劣。過去,消費者的不信任呈散沙狀,集結起來的成本很高、效果也難立刻見效;現在,得益于互聯網強大的信息傳播力,可以在短短數天就能形成反擊。


    很多網友對莎普愛思的藥效有懷疑,而通過丁香醫生的質疑,這些聲音被凝聚及放大到整個社會聽見;其次,質疑聲又通過資本市場產生了直接作用,公司聲譽及未來經營都將受到影響。


    這起事件中,藥品生產企業廣告違規夸大宣傳?把早期輔助治療藥物宣傳成了首選治療方法?審查機構是否會對自己的評審結果推倒重來?復牌后的莎普愛思將何去何從?

    不管結果這樣,目前對于莎普愛思而言,無異于雪崩海嘯。


    參考內容援引:

    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官網

    丁香醫生公眾號

    同花順財經新聞

    新華社公眾號



    往期文章:

    如果你可以重生

    和每個人有關的“被恐嚇”!

    三觀不合到底是個什么鬼?

    什么關系?!誰追誰?!到底分沒分開?!

    Copyright ? 廣州滴眼液價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