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ii9dx"></tbody>
  • <button id="ii9dx"></button>
    <th id="ii9dx"></th>
    <tbody id="ii9dx"><noscript id="ii9dx"></noscript></tbody>

    廣州滴眼液價格交流群

    每日連載一《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

    超自然檔案館 2021-05-04 07:30:46

    這木盒里面的東西的確是很厲害,我們用了那么大的力氣和精力,才堪堪打散了它的其中一個分身。

    但也正因為我們已經打散了它的一個分身,它本體的力量此時肯定也有所減弱,這個時候去取木盒,就是想著趁它力量稍弱的時候乘機先把其給封在盒子里面。

    當然這一趟必定是危險的,根據這兩天所發生的種種事端,可以肯定的是這個邪祟是有靈智的東西,去到了之后指不定又有什么招法等著我們。

    因此,去之前我們必須要做好準備和部署。

    首先就是我們要確定要用什么東西把那些邪祟封在盒子里面;其次,我們要怎么怎么進去拿,是全都進去,互相照應;還是留一個在外面以防萬一,出了什么事情也好接應,還有就是誰去封印盒子,誰負責防守,這些問題我們都得想清楚。

    只不過,很多時候往往是人算不如天算,計劃往往趕不上變化。

    這個木盒里面的東西會控制人,而且一般的陣法奈何不了它,我當初不就給它控制得割脈自殺,要不是法波道長及時趕到,恐怕就不能站在這里了。

    最危險的情況就是我們去倉庫取盒子的時候,都給控制了,那估計都得歇菜。

    一人計短二人計長,我把我的疑慮和他們說了一下。

    “那要不我們留一個人在外面,兩個人進去封???不過,這怎么封印也是一個問題?!狈úǖ篱L聽完之后很快說道。

    老姜說:“封印盒子這個事情,我是想用符咒來封住的,不過為了保險起見,你們還有沒有其他的方法,可以一起用上的?”

    這我還真有一個辦法,配上老姜的符咒就更好了。

    我說的這個方法,其實就是把它裝進一個盒子里面。

    大約是半年多前,我意外得到了一個盒子,而這個盒子本來也是用于封印邪祟的,而且被封印的邪祟也是能控制人。

    那是陳易衎給接的一個單子,出現問題的是一位小姑娘。

    那小姑娘本來也是很活潑開朗的,屬于那種放學回家能說個不停的,后來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變得沉默寡言起來了,父母本來以為是在學校里面和同學吵架,受委屈了,或者就是被老師罵了,過幾天就好了。

    沒想到過了幾天,已經是放學的時間了,班主任邱老師給他們打電話,說是自己的女兒在學校里面出事了。

    根據老師反映,這小女孩在學校里面也變得很奇怪,之前上課什么的都是很積極的舉手回答問題的,但是現在上課時候,非但不活潑不積極了,整個人面無表情的坐在那里,臉上的神情十分詭異。

    怎么詭異法呢?當時候邱老師說的話就是,眼神一點兒生氣都沒有,而且不聚焦,反正就是看得人很不舒服的。

    經常有人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是因為眼神是最容易看出一個人的情緒、想法。對于我們來說,還能從眼神上面看出這個人是不是撞邪,或者被附身了。

    從心理學上來說,一個人說謊的時候,眼神通常是比較閃躲,哪怕真的能堅持不閃躲,但是眼神里面還是會透著心虛,而且也只能堅持小幾秒而已。

    中邪的人,很多時候都是受到鬼魂的擾亂,控制人行為的一部分,干擾人的判斷,擾亂其思想。正因為這些行為都不是自發的,所以很多時候這些人的眼神是比較空洞的,甚至是詭異的,而且很多人大多都不太清楚自己到底在干嘛。

    這和我之前被木盒里面的東西控制時候是差不多的,那時候的我在鏡子里面看到的自己是笑著的,表情、眼神和我實際上該出現的眼神、表情都完全是不同的。

    雖然那老師覺得在小女孩臉上出現那樣的表情很奇怪,但畢竟是教育工作者,并沒有多想,只是覺得是不是不舒服或者是不開心。下課之后還專門帶她去了校醫室進行檢查,除了特別地手腳冰冷之外,也沒檢查出什么來。

    當然這并不是老師打電話給小女孩許澄的家長的真正原因。

    學校出于安全的考慮,讓每個班級的老師在放學時候安排學生在操場排隊集合,點清楚人數之后,再由各班的老師帶著輪流出校門,過馬路。

    那天放學,在點人數的時候,卻發現這許澄不見了。

    在操場上找了一遍也沒有找到,這可急壞了老師,而且回想這許澄這幾天來的奇怪表現,她心中隱隱覺得不安。

    匆匆忙忙地把自己班的學生委托了其他班的老師之后,邱老師開始尋找許澄。

    操場、一樓的廁所都看了,就是沒有發現,正準備上樓尋找的時候,卻看到了許澄正在三樓的樓梯上,而且正在往上走。

    學校每一層樓層的陽臺都是沒有完全圍起來的,從外面看過去能看到每個班級的課室以及樓梯。

    “許澄!你在上面干嘛,都放學了,快下來吧?!鼻窭蠋煶鴺巧系脑S澄喊道。

    許澄似乎聽到了老師的呼喊,腳步停了下來,回頭朝著邱老師的方向望了過去,臉上一樣的面無表情,而且還朝著邱老師詭異地一笑,然后轉過身去,繼續爬樓梯。

    雖然隔了那么一段距離,但是那笑容依然把邱老師嚇得夠嗆,只覺得頭皮一陣發麻,而且意識到,許澄不對勁。

    于是邱老師用了最快的速度追了上去。

    等上到頂樓的時候,發現這頂樓門的鎖已經開了。

    為了安全起見,頂樓平時都是鎖起來的,只有在清理水箱等時候才會開,今天這門怎么就開了?

    顧不上想那么多了,馬上朝著頂樓奔去,只見許澄正在往樓頂的邊緣走了過去。

    由于樓頂平時是鎖起來的,因此并沒有弄很高的圍欄,那所謂的圍欄也僅僅到成人的膝蓋而已。

    “許澄!危險,你快回來?!?/p>

    許澄卻像是沒有聽見一樣,繼續往外面走了過去。再往前的話很快就要掉下去了!邱老師急忙跑了上去,把許澄拉了過來。

    邱老師雖然是女老師,但是畢竟是成人,力氣肯定是比2年紀的許澄要大。

    但是神奇的是,邱老師雖然抓住了許澄的手,但是卻拉不動她,盡管她已經雙腳往前蹬,整個人往后靠了。

    她發現,此時的許澄整個人是僵硬著的。一般有人往后拉另外一個人的手,身體都會往被拉的這邊側。但是許澄沒有,她現在的狀態是屬于整個人十分僵硬,而且像是被什么東西拉著往前一樣。

    兩個人就這樣僵持著,過了一會兒,被拉住的許澄終于回過頭來,看著邱老師,臉色蒼白,面無表情,但是眼神異常陰冷,看得邱老師直打冷顫,突然她朝著邱老師笑了,那是十分詭異的一個笑容。

    隨后還發出了一陣陣似笑非笑的聲音,這聲音聽起來是“呃、呃、呃”,像是從喉嚨發出來的,而且音色很是奇怪,并不像是一個小女孩能發出的。

    這詭異的表情和恐怖的聲音,嚇得邱老師差點就松了手,而且她還產生了一個感覺,眼前這個人不是許澄。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救命??!救命??!在頂樓!在頂樓!”邱老師大喊了起來。

    現在是剛放學,學校里面應該還有人,顧不上什么不好的影響了,她只知道,要是繼續這樣下去,她肯定堅持不了多久了。

    果然很快就有人聽見了呼喊,并且回應了起來“誰?什么事?”

    “救命!在頂樓!在....”邱老師話還沒說完,許澄竟突然齜牙咧嘴地迅速朝她撲了過來。

    因為沖擊力的原因,邱老師被撞得整個人跌倒在了地上。許澄伸出雙手用力掐著她的脖子,力氣很大,她雖然已經用盡全力想把掐在自己脖子上的雙手掰開,但是卻發現根本不管用,完全掙不開。

    看著坐在自己身上的許澄,她的表情異常猙獰,五官都已經扭在了一塊,嘴巴長得很大,喉嚨里發出了“呃、呃、呃”的聲音。她只能用雙手無力地推著許澄,希望能把她推開。

    很快,邱老師覺得自己已經因為缺氧而眼冒金星、天旋地轉,再這樣下去,很快就會窒息而亡了。

    這個時候,邱老師隱約看到了許澄身后出現了一道黑影。

    一雙手覆蓋在了許澄的雙手上面,很快,她感覺到自己的脖子一松,終于可以重新呼吸了。根據她之后回憶,那是她第一次真真正正地從心底感覺到呼吸空氣的美好。

    是聽到呼救的老師趕了上來,是個男老師,他上來看見邱老師被一名小學生掐著脖子,臉上已經一片紫,快要不行了;馬上上去把許澄拖開,但是沒想到這小女孩竟然有這么大的力氣,他幾乎是用盡了身上的力氣才把小女孩拉開。

    被拉開了之后,許澄突然身體一軟,然后眼睛一翻,暈了過去。

    等邱老師平靜了下來之后,他們抱著許澄下了樓,緊接著就給她的家長打了電話。

    其實本來許澄的家長是不相信的,自己的女兒也是很乖,怎么可能會想要掐死老師呢?這事情要是傳了出去,哪家的學校還敢收自己的女兒,哪個家長還敢讓自己的孩子和自己的女兒玩?

    但是邱老師直接亮出了脖子上的掐痕,并且說學校每一層樓的樓梯都有監控,而且這位男老師也是目擊者。

    邱老師因為見過許澄那么奇怪的表現,而且這孩子平時也是她教的,她也沒有要把許澄的這件事宣揚出去的意思,她只是想告訴他們,許澄這孩子真的有問題。

    這下,許澄的父母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邱老師在許澄父母帶許澄回去的時候,順便把這件事情往撞邪這方面扯了一下。

    回去之后,許澄的父母也上了心,如果女兒是得了什么精神分裂,那以后都不知道怎么辦,要是真是撞邪了,找個厲害點的師父解決,能幫助女兒恢復正常是最好不過了。

    之后陳易衎接到了許澄父母的委托,然后我就去處理了這件事情。

    他們所住的房子風水上屬于還好,而且一家人只有許澄出了事;在房間里面雖然陰陽氣息混亂,但是卻找不到邪祟在哪里,這讓我很是困惑。

    后來在與許澄父母聊天的過程中,知道他們在兩個月前曾回了一趟家鄉,而且在那里還遇上了一件怪事。

    兩夫婦一直在這邊打工,也知道自己在這里是買不起房子了,而現在家鄉那邊也發展得挺好,于是就想著在家鄉那邊建房子。

    就在房子打地基的時候,卻在地里發現了一樣神奇的東西。

    工人們在地下挖出了一個盒子,這個盒子還挺大,而且十分美觀大氣,盒身與蓋子都是墨綠色的有紋玻璃,從盒子外面看不出來里面裝著什么。

    這盒子上有一張紅色的紙條,工人們看著這盒子那么漂亮,就覺得里面肯定藏著什么寶貝,于是就把盒子打開來了。

    讓他們失望了,這盒子里面根本沒有什么寶貝,里面裝著的是一個草扎的人形,還有一些骨頭和毛發。

    這時候有個比較膽小怕事工人就說了:“這該不會是什么詛咒吧?!?/p>

    “瞎說什么呢,詛咒需要用這么漂亮的盒子裝著嗎?”

    雖然話是這么說,但是工人們還是覺得這個盒子有點不對勁。因為這些工人大多都是附近農村里面出來的,農村里面關于這些靈異的傳聞、故事都特別的多,對于鬼神之事都比較敬畏。

    見到這盒子里面沒有什么寶貝,就想著把這盒子交給屋主,也就是許澄的父親,讓他來處理了。

    許澄的父親見這么漂亮的盒子,而且又是從這地下挖出來的,就覺得這是寶貝。

    真好旁邊的阿姨看見了許澄的父親捧著個盒子,“哎呀,這盒子可真夠漂亮的,是什么寶貝???”

    “沒什么寶貝,就普通的盒子?!?/p>

    “這盒子是琉璃盒子吧,琉璃可是佛家的寶物,肯定是好東西,你就別謙虛了?!?/p>

    也許那位阿姨只是這么隨口一說,但是許澄的父親卻聽入耳了,更是覺得這盒子就是鎮宅的寶貝。

    這個盒子他也沒有拿回來,而是放在了祖宅,等著新房子建好了再請過去。

    聽完許澄的父親說了這件事情之后,我直覺問題出在那個墨綠色的玻璃盒子身上,人形的玩偶、骨頭、毛發,這些東西在以前,很多時候都是用來詛咒的,也就是電視劇里面經常說的厭勝之術。

    我隨他回了一趟老家,果不其然,這盒子里面真的封印有東西,應該說曾經有封印過東西。

    這盒子的確是好東西,能封印邪祟、辟邪。但這盒子被打開了,上面的紅紙也被撕掉了,里面的邪祟自然也就壓不住了。

    至于為什么要埋這么一個盒子在那里,那就得問埋的那個人了。

    他們的祖宅已經許久沒人住了,把盒子順手放在了房子的東南角,這個方位正好是代表了女兒,而且許澄還小,比較容易控制,所以就被影響了。

    之后,我給這個盒子做了一個法術,把邪祟給祛除了,回去之后給了點安神、驅邪的藥丸給許澄,這是算是解決了。

    至于那個墨綠色的盒子,許澄一家是說什么也不要了,就到了我的手里。

    本著不浪費好東西的想法,我還把這盒子用艾草熏了一遍,平時用來放一些塔香和藥酒、藥丸。根據老姜說的那個木盒的大小,這個琉璃盒子應該能夠裝得下木盒。

    正好,這次可以排上用場了。

    和他們說完我想用綠色盒子封印那個木盒子的想法之后,得到了老姜他們的一致認同。

    木盒子里面裝的,或者可以說是供奉的到底是什么東西,直至現在也還沒搞清楚,而我們卻因為它而陷入了數次危險當中,這個東西不簡單。

    不過既然現在事情到了這種地步,也只能是硬著頭皮查下去了,畢竟這盒子的邪祟那么厲害,放哪里都不放心,只有把它處理掉了才行。

    而且這次我有預感,風水工作室得好久不能接生意了。

    確定了方案之后,我們先是把白燕和陳易衎送回了工作室。

    白燕完全是屬于睡死過去的狀態,幸虧除了我們四個大男人之外,還有一個陳易衎女士。不然四個男人扛著看上去昏死狀態的女子出去,分分種會被樂于助人、見義勇為的人民群眾們舉報的。

    縱使有陳易衎在,路上我們還是遭受了許多的目光洗禮;在群眾的懷疑目光中,我們終于回到了工作室。

    之前之所以想到用綠色盒子封印木盒子,其實還有一個原因。

    那綠色盒子正好在工作室的一個角落里面,之前因為一件事情,把它拿了出來,后來就直接放到工作室了。

    找到了在角落里的綠色盒子之后,還在工作室翻了一遍,把需要用上的工具都帶上了。在這個過程中,老姜對工作室的陣法進行再次的查補。

    很快,我們就準備妥當,準備出發了。白燕、陳易衎、玉衡留在工作室,老姜給了他們各一張符,再加上工作室的陣法,相信在我們去收盒子的期間應該不會出現什么大問題,至于小問題,相信玉衡師兄能對付得了。

    工作室和倉庫的距離并不是很遠,很快就到了。

    準備進去之前,我拿出了兩瓶藥水,一瓶三人分著喝一小口,剩下的噴了一點在身上;另外一瓶則準備進去之后再用。

    之前玉衡師兄提醒了我們,那盒子里的東西能控制人,在取盒子的過程中,一定要謹慎,不能被它,或者是它控制的東西給控制了。

    那兩瓶藥水,是用麝香、檀香、沉香、合歡、郁金等多種藥材加水蒸餾而成。檀香可以安撫神經緊張以及焦慮,不但能使人鎮靜,還能驅瘟辟疫;麝香其實是麝這種動物的肚臍和生殖器之間位置的腺體,里面的干燥分泌物,當然不是屎,不過要成熟雄麝身上才有,人們把麝香稱為中樞神經的興奮劑,其實它也有開竅醒神的作用;而沉香可以通關開竅、暢通氣脈,并且去邪氣。

    把這么些功能的珍貴中藥材加在一起所制成的藥水可以提神醒腦,防止幻覺,而且它的味道還可以對抗各種怪味。帶上它,我們被控制的可能就會大大降低,可以說是作死的必備藥水。

    來到倉庫門前的時候,我們都嚇了一跳,短短幾日這倉庫的氣息居然變得如此奇怪,給人的感覺有種說不出的詭異。

    看了看老姜和法波道長,很明顯他們的神色也變得凝重了起來,看來他們也發現這倉庫的變化了。

    現在倉庫里面的情況我們沒有辦法得知,其實倉庫本來是有監控攝像頭的,當時候裝這個攝像頭的原因是為了防盜,倉庫的這個攝像頭還能連接手機,在手機上面查看情況。

    當從老姜口中得知我這次出事,很可能是因為放在倉庫里面的木盒子時,我就第一時間拿出了手機,想要翻看倉庫的情況。

    當時候確實是能看到倉庫的情況的,但是看了一分鐘這樣,攝像頭的畫面開始變得詭異了起來。

    畫面上面先是開始有閃動,緊接著是畫面中出現了一橫一橫的波動,最后,雖然隔著屏幕,我都能看到視乎有一股力量朝著攝像頭呼了過去,攝像頭畫面一抖動,緊接著就黑了屏。

    后來我們再把監控點出來看,看到的都只是黑屏而已。

    其實本來想著看回老姜把木盒子放進去之后的監控視頻,但是那個攝像頭的監控畫面在手機上看到的只能是看實時,要看回之前的得從錄像機里面提取,錄像機當然也在倉庫里面。

    為了防止我們在取木盒子的時候,有什么東西乘機跑了出來,我把毛筆拿出來,沾上了朱砂墨,在大門上寫了一些秘字,這些秘字能起到驅邪的作用,讓外面的東西進不去,而里面的東西也一樣出不來。

    獵奇更多超自然事件

    (掃碼關注)

    //前情回顧


    每日連載一《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

    每日連載二《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

    每日連載三《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

    每日連載四《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

    每日連載五《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

    每日連載六《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

    每日連載七(上)《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

    每日連載七(下)《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

    每日連載八(上)《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民間捉鬼筆記

    道士找我去捉鬼八(下)

    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9——上)

    道士找我去捉鬼九(中)

    每日連載九-下《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民間捉鬼筆記》

    每日連載-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民間捉鬼筆記十

    每日連載-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民間捉鬼筆記十(中)

    每日連載-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民間捉鬼筆記十(下)

    每日連載-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民間捉鬼筆記十一(上)

    每日連載一《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十一【中】

    每日連載一《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十一【下】

    每日連載一《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十二【上】

    ?每日連載一《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十二【中】

    每日連載一《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十二【下】

    每日連載一《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十三【上】

    每日連載一《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十三【中】

    每日連載一《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十四

    每日連載一《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十四【下】

    每日連載一《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十五【上】

    每日連載一《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十五【中】

    每日連載一《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十五【下】

    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16—上)

    每日連載一《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十六【中】

    每日連載一《道士找我去捉鬼——真實的民間捉鬼筆記》十六【下】

    Copyright ? 廣州滴眼液價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