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ii9dx"></tbody>
  • <button id="ii9dx"></button>
    <th id="ii9dx"></th>
    <tbody id="ii9dx"><noscript id="ii9dx"></noscript></tbody>

    廣州滴眼液價格交流群

    反邪 | 中世紀“哈利波特”們的悲慘遭遇:真實存在的謠言比小說中的魔法更恐怖

    寧夏反邪 2020-12-13 10:43:26

    在現代文化中,巫師成為一個大眾化的流行元素。但在很久以前,巫師則被認為是惡魔的化身,社會的毒瘤。當時的一些巫術在后來被科學所驗證,而另一些則起源于謠言,而這些謠言要比真實存在的巫術更具殺傷力。當時的人們很容易被卷入從事巫術的謠言漩渦之中,這些指控為“巫師”的人們曾受到殘酷甚至致命的拷打。


    阿蘇拉·凱姆



    1582年3月28日,阿蘇拉·凱姆同另外13個女人因“從事巫術活動”被送上審訊臺。根據指控,作為村中產婆的凱姆詛咒了一位母親,原因是這位女人選擇了另一個產婆而沒選自己。據說這位母親的孩子在出生時因掉下搖籃而不幸摔死。當地法官了解到凱姆和這位母親之間曾發生過口角,因而判凱姆“從事巫術罪”。


    凱姆還被控私藏“魔寵”,包括一只叫做Pygine的黑蟾蜍和一只叫做Tiffin的灰貓(據說凱姆經常喂它吃蛋糕、啤酒和她自己的血)。凱姆的兒子和其他一些村民也站出來一起指控她的巫術害死了許多村民。凱姆和另一位巫師一起被判罪并執行絞刑,其他一些共犯則被赦免。


    當時沒有任何記錄顯示兩個女人是在何地被處死的,而故事也并未就此結束。



    1921年,圣奧西斯一個男人在自家后院干活時,發現了兩具嚴重損壞的尸骨。由于當時凱姆的故事仍然流傳于民間,他堅信這就是那兩位被處死的巫師的尸骨,他還通過邀請他人來參觀大賺了一筆。不幸的是,1932年的一場神秘的大火毀了他的小生意,兩具尸骨也重新被掩埋。當這片土地重新被開發時,這兩句尸骨又重見天日,在當地一個博物館里停留一陣后,便落入了一個藝術家的手中。


    一位紀錄片制作人試圖重新揭開十六七世紀被審判的巫師的故事,他與這位藝術家協商希望把尸骨運回圣奧西斯。通過檢驗,人們確定它的確屬于凱姆所生活的時代,骨頭里仍留有當時的鐵釘。幾個世紀后,阿蘇拉·凱姆終于可以安息了。


    希帕蒂婭



    希帕蒂婭出生于公元四世紀,由于父親是亞歷山大省圖書館的館長,希帕蒂婭從小便沉浸于天文學、數學和哲學的書籍中。有了這樣的環境,她很自然地成為了一位出色的教師、演講家兼思想家。她的死與當時的迷信是分不開的,當19世紀她的事跡重新被人們提起時,她被看做是一個悲劇式的人物。關于她的生平也摻雜著各種神話傳說,而歷史學家則認為她是因實施巫術被判以死刑的。


    她的死因相當復雜。當時的基督教剛剛興起且迅速壯大,不久便威脅到了異教的地位。希帕蒂亞廣博的知識和影響力使她成為許多人的潛在威脅和眼中釘。


    西里爾是教堂中一位德高望重的元老,他與俄瑞斯特斯從未停止過爭論在政府事務中宗教力量應該有多大的影響力。414年,沖突達到了頂點,俄瑞斯特斯拒絕西里爾和平解決沖突的提議。西里爾的追隨者認為是希帕蒂婭的巫術蒙蔽了俄瑞斯特特的雙眼,一時間,流言四起。人們開始指責希帕蒂婭,認為她對整個城市施了咒語和巫術,使市民做出違背自己意愿的決定。


    謠言興起不久,人們便開始繞過法律自行對希帕蒂婭實施制裁。一天在她去圖書館的路上,人們將她拖出馬車,并極其殘忍地用貝殼和瓷器的碎片將她活剝。最后,尸體的殘骸被人們掩埋。


    喬瑪娜·博南諾




    1788年,居住在Palermo的人都知道喬瑪娜是一名巫師。她既是老巫婆也是個乞討的,她會“死亡咒語”,能制造出致命的藥水。也許博南諾并不像謠傳所說的那樣可以在滿月前夜同神鬼對話,但她的確能做出致命的死亡藥水。她曾聽說一個小孩喝下殺虱子的藥水后險些喪命,之后她便參照此藥水制作出了“神秘醋液”。成功地在一只流浪狗身上測試后,她便到處推銷她的藥水。據她所說,這種藥水可以作為簡單的食物添加劑放到別人的晚餐里,不留痕跡地毒死目標。適當的劑量可以讓目標逐漸衰弱,慢慢死去,這樣下毒的人就不會感到自己下手過于殘忍而自責了。


    博南諾最終受到審判,光是關于她的法庭文件就足足有1500頁之多。而最初那個制作藥水(用來殺虱子的藥水)的人也被叫到法庭。法官要求展示她的藥方,證明這并不是巫術。而博南諾聲明她的藥方是她自己的原創,與殺虱子的那個完全不一樣,她還不忘宣稱自己的藥方也不是巫術。無論是不是巫術,博南諾也難逃此劫,在1789年7月30日她被判有罪,并執行了死刑。


    托馬斯·多迪



    托馬斯·多迪的死因不詳,根據當時的記載,他因挑戰弗朗西斯·德雷克的權威而被處死的。


    1577年,德雷克、多迪和多名水手一起離開了普利茅斯向南航行。航程中他們截獲了幾艘西班牙和葡萄牙的船只,其中一艘叫“瑪麗”的船被編入多迪的麾下。一路上他們遇到的竟是倒霉事,先是暴風重創船隊,又遇船員叛變。不久,多迪便參與到暴動中并成為主力。德雷克很快便覺察到了多迪的謀反計劃,為了平息叛亂,德雷克給了多迪一艘船并要求他證明他的清白。但多迪拒絕了,他繼續煽動船員進行更猛烈的暴動。


    騷亂持續了數周后,船只開始莫名其妙的消失,暴風雨也變得難以預測。德雷克愈加相信這個脾氣暴躁、滿嘴臟話的多迪擁有呼風喚雨的黑魔法,是整個船隊的毒瘤。德雷克遂召集船員逮捕了多迪和他的弟弟約翰。


    德雷克堅稱多迪與惡魔為伴,他的巫術蠱惑了船員的心智、引起暴動、置船隊于危險之中。最后,德雷克下令處死多迪,多迪在他最后的晚餐結束后,請求德雷克放過那些跟隨他的人。德雷克同意了他的請求后便執行了死刑。


    米德爾頓夫妻



    百慕大也曾被巫術的恐怖所籠罩。1652年對約翰·米德爾頓的審判有點令人匪夷所思。


    1652年,約翰承認他就是當地傳言中的那個巫師,他的妻子同樣被指控有施魔的嫌疑。不過,他的妻子伊麗莎白堅信,鎮上唯一的巫師是她的丈夫約翰。根據當時的審判,約翰曾對一位同鎮長住在一起的男人施魔,這個男人叫約翰·梅克雷頓,被施魔后的梅克雷頓精神錯亂,為了避免他自虐或傷到他人,他被送入了監獄。


    根據當時的目擊者描述,梅克雷頓被一個巨大的人形黑影折磨的死去活來。這與梅克雷頓自己的描述不謀而合,他稱自己被這個黑影附身并感到沉重的壓迫感,黑影還曾問到他是否愿意被附身,盡管自己回答不愿意,但還是無法擺脫這個惡魔。


    盡管不久他的妻子撤回了對他的指控,但法官堅持認為她妻子對約翰的指控只是為了擺脫她自己的嫌疑,法官便提出用“漂浮法”(附在水面的是巫師,沉底的是正常人)測試約翰是否有罪。很不幸,約翰并沒有通過測試。當時,約翰還受到其他的指控,他曾偷過火雞,還與其他的女人通奸。最后,約翰承認了自己的罪行,他“減刑”的請求也被拒絕了。審判結束的幾天后,約翰就被吊死了。


    萊特里普



    萊特里普是美國原駐部落的酋長,此部落曾在一場沖突后被易洛魁族人趕出了自己的領地。隨后,他們來到了俄亥俄,在那里,他們與當地的歐洲移民發生了沖突。沖突迅速升級為戰爭,部落又一次吃了敗仗。當地人開出了一份協議,協議要求他們與當地人友好相處,并劃分了界限和土地使用權。盡管當地許多組織的領袖拒絕出席會議,不過,萊特里普不僅出席了會議還簽署了此協議。


    1795年,北美原駐部落肖尼和它的酋長塔克慕斯正為失去的土地斗爭。當時許多人都認為簽署這樣一份協議是巨大的錯誤,Tecumseh酋長也認為此協議有失顏面而且會削弱他的影響力。當時各種勢力間的關系不斷惡化,塔克慕斯想出了一個辦法,那就是控告萊特里普曾對他的人民施魔,帶來霍亂和災難。1810年塔克慕斯和他的手下將萊特里普捕獲。


    對于這些大字不識一個的控告人來說,在一張白紙上簽下自己的名字本身就是一種巫術。文字對于這些當地人來說是一種巨大的威脅,不僅在迷信方面,他們還相信文字是入侵者之間溝通的紐帶,文字的存在讓入侵者獲得巨大的優勢。


    萊特里普跪在給他準備好的墳頭前,被一把戰斧猛砍后便倒在了血泊中。


    貝爾沃的巫師



    這個事件有一個很平凡的開端。英國拉特蘭郡的厄爾郡長痛失兩個愛子。厄爾認為這是剛剛被解雇的兩位女傭下的毒手,她們曾被懷疑在雇主家偷東西。這兩位女傭是姐妹關系,她們的母親也被懷疑對厄爾的兒子施魔,但在審判前她就死去了。


    審判很快就結束了。兩位女傭被判有罪并在林肯堡執行了絞刑。當時的場景可謂恐怖,按照規定,當罪犯走向絞刑架時應該念誦禱告,但兩位女傭卻胡言亂語不知所云。這也更加證明了她們對小男孩施魔的罪行。最后,她們并沒有被絞死,而是被殘忍的活埋在了荒山野嶺。厄爾的兩個兒子最后被安葬,墓碑上寫著“兩個愛子,剛出生就死于巫術?!?/span>


    今天歷史學家找到的證據可以證明——對兩位女傭的審判另有隱情。當時,白金漢郡伯爵看上了厄爾的女兒并且要娶她過門,不過有兩位哥哥的存在,她便無法繼承父親的財產。因此,更讓人信服的真相是:白金漢郡伯爵為了讓自己將來的妻子能繼承到大筆財產而殺死了厄爾的兩個兒子,并嫁禍于兩個無辜的女傭。


    露絲·奧斯本



    1751年,約翰·巴德菲爾德是英國赫特福德的一位牧場主,他堅信奧斯本夫婦曾對他的牛群施魔并導致它們大量死亡。巴德菲爾德不斷在鄰居間散布謠言,告誡他們小心身邊的巫師。盡管政府將奧斯本夫婦置于監管之下,巴德菲爾德還是召集了上千的暴民向奧斯本夫婦發起了攻擊。


    領頭的暴徒是屠夫托馬斯·克雷,當時他喝得酩酊大醉,強行給奧斯本夫婦執行漂浮法測試他們是否真的是巫師。就在審判的過程中,露絲·奧斯本當場斃命。由于此次審判沒有政府授權,克雷以謀殺的罪名被逮捕。盡管當地人認為克雷把牧場主巴德菲爾德從巫術中解救出來,但克雷最終被處以死刑。


    克里斯汀·克魯克




    克里斯汀·克魯克是一位貴族婦女。1580年,年少的克里斯汀被安置在布羅肯赫斯特的艾樂爾爵士的家中。沒過多久,艾樂爾家中的兩位女傭就指控克里斯汀在家中施魔。


    艾樂爾爵士娶了安娜·貝利后,家族中的15個新生兒莫名其妙地一個個死去。家中的一位女仆首先受到控告,這位女仆聲稱,在婚禮剛開始的時候自己便受到克里斯汀的強迫,幫助她施布咒語。1587年一共有兩個女仆被處死,但克里斯汀貴族的身份讓她逃過一劫。


    離開了布羅肯赫斯特后,她來到了奧爾堡,但對她的控告并沒有被撤銷。一天,她和鄰居一位叫做瑪麗的女人大吵了一架。據說,克里斯汀在這位女人生育過程中負責照顧她,由于克里斯汀暗中施魔,這位婦女生出來的不是嬰兒而是一個蠟像……最后,其他的助產士被判刑,而克里斯汀又一次逃過了審判。


    1618年,克里斯汀再次遭遇同樣的控告:對當地一位牧師的妻子實施了蠟像的咒語。這一次,她的皇室身份被徹底廢除,并最終處以死刑。不過,她還是得到了照顧:并沒有被活埋,而是執行了砍頭。


    帕姆海默一家



    在這些因實施巫術受到處決的人物中,帕姆海默一家是最令人痛心疾首的了。1600年,被捕的有父親保羅、母親安娜、22歲的加布賴特、20歲的米歇爾、10歲的哈瑟爾。一開始,面對他們的指控只是16世紀那些貧困家庭常犯的小偷小摸。但狡猾的巴伐利亞公爵為了揭露一起神秘的施魔事件,而把這一家人當做替罪羊,指控他們犯有施魔罪。


    伯爵使用各種殘忍的手段逼供這一家人,最后他們不得不招供并詳細地描述了他們的施魔和巫術行為:他們可以騎在掃帚上飛,甚至與魔鬼發生性關系;他們有制作魔法藥水的能力,還可以控制天氣;他們靠殺人并吃人肉來補充能量;他們搶劫、謀殺、偷盜,聽命于魔鬼。


    1600年,經過殘酷的折磨后,這一家人全部被處決。當時有上千人前來觀看,劊子手們用燒紅了的鐵鉗撕扯著他們的身體,兒子們眼睜睜地看著母親的乳房被割下并強行抹在他們的臉上。當最小的兒子目睹他們全家被活埋后,他自己也難逃厄運。


    這次審判得以對巴伐利亞法律進行了修改。之前,人們對是否應該處決巫師存在著爭議。由于當時很多巫師對社會并沒有什么威脅,而且有些巫醫是專為人們治病的老女人。但這一家人的“認罪”徹底改變了人們對巫師的看法。


    在1611到1612年期間,“地方法”明確禁止任何形式的迷信、魔術、巫術和任何與惡魔有關的活動,所有巫師將受到逮捕并處以死刑。此法一直延續到1813年才被廢除。

    (來源:凱風清韻)

    揭露更多邪教內幕

    寧夏反邪教

    微信:塞上清風


    Copyright ? 廣州滴眼液價格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