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ii9dx"></tbody>
  • <button id="ii9dx"></button>
    <th id="ii9dx"></th>
    <tbody id="ii9dx"><noscript id="ii9dx"></noscript></tbody>

    當前位置:首頁 > 交流成果 >在秘魯南部,我喝下草藥致幻劑,體驗了一回魔幻現實主義

    在秘魯南部,我喝下草藥致幻劑,體驗了一回魔幻現實主義

    發布時間:2021-08-21 10:41:56
    作者:三明治


    2016年尾巴尖上的那個冬天,柏林始料未及的冷。整個十二月份,陰沉的天空連月不開,密匝匝的憂郁像是有重量的鐵皮一般,把每個人都裹在鐵桶里。沒有陽光的滋養,路上的每個人都是蒼白的,行動遲緩的。


    每個人都是暴躁的,一身濕冷的氣息。

    ?

    我拖著行李走向機場的時候,幾乎是逃離一般的速度。我踏上飛向秘魯的飛機,心花怒放。


    十幾個小時,睡夢里都是五顏六色的光影。

    1

    在我剛剛開始學西班牙語的時候,我怎么都不會想到,自己有朝一日會來到拉丁美洲這片魔幻的大陸,并深深愛上這片色彩絢麗的土地。


    這里,仿佛時刻都在起舞,時刻是流動著的,時刻是變換著的??諝舛际怯蓄伾?,是大片的亮藍,明綠,艷紅交織在一起。


    人們仿佛永遠在微笑,音樂永不停歇。

    ?

    踏出飛機的那一刻,熱浪撲面而來。郁積了一個冬天的冷氣在陽光下消失殆盡。

    ?

    只要來拉美走一遭,就會知道這里為什么是魔幻現實主義的誕生地。那些奇幻的故事、聞所未聞的傳奇和未解之謎、仿佛天外之境的景色,少數族裔的服裝仿佛把大自然的顏色扯了下來,做了縫衣服的布料。


    不知道是這片大陸塑造了拉美人,還是拉美人塑造了這片大陸。世界上最著名的時尚攝影師Mario Testino,?以用色大膽聞名。他也是出生和成長在南美大陸??纯此恼掌?,那種將色彩用到極致的風格,有濃郁的拉美風情。


    ?

    魔幻現實主義教父加西亞馬爾克斯說:“魔幻現實主義對你們來說是魔幻,可對我們來說,就是現實”。

    ?

    這種敘事文學技巧和寫作流派,興起于20世紀的拉丁美洲,其中裝逼必備的名著之一加西亞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就是最有名的代表作之一。


    魔幻現實主義(Magic Realism或Magical Realism),顧名思義就是既現實又魔幻。比如在《百年孤獨》中,馬孔多是個虛構的地方,可是遠方的歐洲,比利時,法國確是現實存在的國家。比如在《幽靈之家》中,描寫了正常人的吃喝拉撒睡,農場和城市生活,可主人公之一Clara確有預言未來和通靈的能力。


    在我看來,就是平常的生活在某個特定的時間突然有了魔幻的解釋。



    那這個突然究竟是怎么發生的呢?一種理論是說,這種幻象跟在南美大陸使用的種種致幻劑有關,?當然包括死藤水(Aywaska),San Pedro?等等至今依然在南美大陸非常盛行的藥劑。

    ?

    并不是我第一次踏上拉美大陸。

    ?

    2015年末的時候,因為對一個人在德國過圣誕節深深的后怕,和南美的好友Suki一起到玻利維亞。中間多出了8天的時間,才借道經過秘魯。為了世界七大奇跡之一馬丘比丘,才來到安第斯山脈深處的庫斯科(Cusco),才了解到神秘的印加帝國,原始的自然崇拜,和這個就此消失在深山里的文明。

    ?

    曾經的庫斯科,是橫跨整個南美大陸的印加帝國的首都,比比皆是的神殿,祭壇,遍地黃金。后來西班牙人入侵,幾乎毀掉了整個印加帝國的存在,在曾經的殿堂上蓋起不可一世的教堂。


    但當時印加帝國的主要族人蓋丘亞人卻存活了下來,大部分分布在秘魯安第斯山脈的村落當中。如今的庫斯科以及周圍的山谷中,處處是印加帝國的遺址和殖民時期風格的建筑。蓋丘亞語是一種沒有文字的語言,因此在印加文明毀滅之后,很多秘密只是口口相傳,隨著最后一代印加人的死去,成了未解之謎。


    在庫斯科一面的山頂上,有一座神廟。奠基的石頭動輒幾十噸,但邊角切割得異常整齊,即使是使用現代的打磨工具也無法做到。并且這些石頭經過化學元素檢測,與附近山里的石頭成分完全不同,證明是由遠方運至此處,當時的人們又是如何將這些石頭搬到這里的,也沒有人知道。


    現在的庫斯科,是一座嬉皮之都,一座靈性之城。死藤水本身就是發源于秘魯與巴西交接的熱帶雨林內部,而薩滿文化,則是印加文化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因此庫斯科成為各種薩滿心靈愈療草藥的重要樞紐。

    ?

    在國內,死藤水和南美的薩滿文化接觸到的人并不是很多,甚至包括超個人心理學,靈性修行等等,都讓人覺得神神叨叨的??赡軐W習著無神論和進化論長大的國人對這些理論都比較排斥。


    在歐美人這里,物質文化上升到一定階層之后開始更加注重精神生活,身體健康之后開始更加關注心靈健康,因此很多與靈修相關的理論和實踐都在歐美開始非常流行,比如素食主義、瑜伽、比如冥想。


    死藤水因為其與靈魂對話的神秘力量,讓很多試圖尋找自我的人都想要嘗試。

    2


    我第一聽說死藤水,便是在庫斯科的一家素食餐館里。


    那是一位我已經忘記了姓名的美國人。我們都是獨自用餐,就攀談起來。


    他說,他曾經是加州一位房產掮客,和大學時候的女朋友結了婚,在郊區買了房,每天看著幾百萬美金在賬戶里流進流出,很典型的美國夢中產階層。


    有天,他起床之后,坐在床邊,痛苦得淚流滿面。他無法假裝自己時時刻刻在追問意義所在這件事情,辭職,離婚,一個人來到了這里,試圖找回自己。


    那你找到自己了么?”我問他。


    至少我已經在做這件事情了,而且,慢慢地在找到自己的方向”。他回答說。


    那你是怎么找的?”我繼續問。


    他有點神秘地一笑,“有聽說過死藤水么?”

    ?

    很多失去自我的人,來到地理和歷史位置都極其特殊的庫斯科尋找自己。而很多來尋找自己的人,都會去嘗試死藤水和其他類似的藥草。

    ?

    大名鼎鼎的死藤水在中美洲以及南美洲都已經有相當悠久的使用歷史,在當地部落的通靈儀式中被使用了長達數個世紀。

    ?

    死藤水其實是使用了兩種植物混合而成,一種是死藤藤蔓,另一種是貽貝類植物chacruna,這兩種植物混合在一塊就成了帶有迷幻作用的死藤水。

    ?

    亞馬遜居民相信植物是有靈魂的。雖然它們不說話,但它們有意識。“Aywaska”?還被叫做“靈魂的葡萄酒”,飲用這“葡萄酒”的人能和精靈溝通、疾病得到醫治、甚至可以預見未來。

    ?

    而在亞馬遜地區的居民,把飲用死藤水看做一種神圣的儀式。這個儀式必須在薩滿的指引下才能進行,而之前也要進行一系列身體和心靈上的準備,才能飲用死藤水。

    ?

    在儀式開始的前一周,需要進行嚴格的飲食控制,只可以吃容易消化的食物,避免一切的肉類和有生命的食物,也包括酸奶這樣含有真菌的。一方面是死藤水有強烈的清潔作用,不僅僅是對內心垃圾的清除,也是對身體的清理,所以服用之后一般都會嘔吐;在身體的廢物清除之后,才對知覺有更深刻的影響。


    因此之前的食物越“輕”,那死藤水對于心理的影響可以越快發生。另一方面,死藤水中所含的所謂“上帝分子”,可以容許服用者與不同形態的生命進行溝通,所以身體中若有其他生命方式,不管是死的還是活的,都可能對整個體驗的過程產生影響。所以,要在之前做好充分的準備。

    ?

    在很多人眼里,死藤水其實是一種致幻劑。服用之后,會真真切切的看到一些景象。


    比如有個朋友說,他看到五顏六色的蜘蛛網,而這些網層層圍繞在他的周圍,薩滿對此的解釋是,這是一種非常安全的表現,說明他本身是很有安全感的。還有人會看到自己的前世和今生,會有機會和自己的前世對話。

    ?

    那個時候的我,也處于想要深刻地了解自己、重新定義自己的階段。我對死藤水以及薩滿教,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我充分發揮了一個記者的天性,開始四處打聽,查閱資料?;蛟S也是,我一直對書本中學到的這個世界有深刻的懷疑,總覺得在我們所知的物質世界之外,一定還有個我們一無所知,但對我們產生著重要影響的世界。



    自然崇拜和薩滿,與自然連接,靈修,這一切都讓我著迷,若是這些可以回答一直困擾著我的終極命題,那我一定要找出答案來。

    ?

    當時還在一家青年旅社的酒吧里打工,于是我跑去問旅社的經理。他介紹了一位與草藥打交道很多年的超個人心理學家Viviana給我。

    ?

    所謂超個人心理學(Transpersonal Psychology)是心理學的一個分支,專長于跨越自我層面的心靈研究、跨越個人領域的心理學,和人性在靈性方面的層面。主要的領域包括:個人成長(self-development)、頂峰體驗,神秘經歷和超越自我界限的發展可能。所以關于亞馬遜的靈魂之藥,剛好是超個人心理學最好的研究素材。

    ?

    Viviana住在離庫斯科不遠的圣谷。于是我去拜訪了她。也是第一次和薩滿教中的另一種神奇植物有了接觸。


    San Pedro?是生長于秘魯北部的一種仙人掌,對于秘魯的原住民部落,San Pedro 和死藤水一樣,是當地與大自然和自我交流的一種重要植物。


    在薩滿教中,San Pedro和死藤水的區別,Viviana總結說,死藤水是一種陰性的力量,強調釋放過往,過程可能是痛苦的,因為直面心里最痛苦的經歷,可能是極其困難的。因此很多人會大喊大叫,會痛哭流涕,會瘋狂。因為只有真正地釋放之后,了解自己藏起來的痛苦,才能真正地放下。


    而San Pedro是陽性的力量,是溫暖的和充滿愛的,會讓你回想起生命中溫暖的時刻和人,就是所謂的正能量滿滿。

    ?

    我思索了很久,決定試試San Pedro。Viviana只做San Pedro。

    3


    在與她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就感受到了一種強烈的連接。讓我覺得她是可以信任的。有很多人都告訴過我說,信任你的薩滿,是服用草藥最重要的前提條件。再者,Viviana這里的San Pedro,都是生長于圣谷的,要說屬地的靈性,應該是比從北部亞馬遜叢林運來的死藤水更強烈吧。

    ?

    在吃了三天的簡餐之后,我坐車再次來到圣谷。那晚,我按照Viviana的吩咐,斷食,少水,很早就準備入睡了。夜色微微有些冷,我只聽得到門外水流潺潺,于是很快滑入了夢鄉。


    第二天,才是正式服用草藥的儀式。薩滿們是把服用草藥叫做儀式的。因為服用的過程,需要有具有相應資格,氣場強大的薩滿主持。而所服用的草藥,也需要是同一薩滿遵循嚴格的烹制過程準備而成。Viviana一般都會把San Pedro仙人掌在陽光下曬干,然后研磨成粉,就成為藥劑。

    ?

    儀式是在院子里的一間專門的屋子里進行的,墻上掛著五色的,手繪的花布,地上是白色的皮草,屋子里有草藥的味道,在清晨里稍顯稀薄的陽光里顯得格外平靜。

    ?

    我們面對面坐著,Viviana從面前托盤的瓶瓶罐罐里拿出一種草綠色的粉末,加了水之后,拿給我喝。我仔細打量著試管中的藥水,小顆的綠色粉末在水中沒有溶盡,在水波里打著旋。我一仰頭喝了個干凈,嘴里有植物清香和中藥的苦澀相結合的一種復雜味道。


    我被告之要閉目養神,等待藥效發揮作用。大約在我服用了藥水的半個小時之后,Viviana哼唱了一段咿咿呀呀的曲調,幫助我調整呼吸,對我說,我的能量場現在已經打開了。


    她說,我的能量場是淡藍色的,干凈透明,背影里是一個身著紅衣,梳著長長辮子的中國古裝女子。我希望,自己上輩子是樓蘭古國的人,一個無端端就消失在沙漠里的文明,滄桑神秘。


    我問她為什么我時常會有自己也解釋不了的悲傷,為什么總是無法正確地表達自己的感情,無法說出自己內心深處的聲音。為什么有很多事情不是我的原生家庭,我的成長環境和過往的經歷可以解釋的?


    Viviana說,每一個靈魂都是古老的,我們身上承載的,或許不是這一代女性的命運,或許是多少世紀以來,中國女性所經受的。


    Viviana本人是相信輪回的。她解釋說,這一世很多的心理創傷如果僅僅回顧這一世的經歷和回憶,是找不到來源的。比如一個原生家庭氛圍和成長環境都很好的小孩,偏偏性格非常怪異;比如在某一個瞬間,在某一個地理位置會有特別異常的情感反應,這很可能是來自于前世的情感遺留。


    而要解決某一個心理的結,最重要的是要找到其來源。所以能夠和前世對話,至關重要。


    大約過了快兩個小時,我的身體和思維依然沒有產生與其他人一樣的強烈反應,于是Viviana又給了我一點藥水。喝下之后,我們來到了屋外的草地上。當時的天氣不溫不冷,大約是穿一件T恤剛好的天氣。


    我躺在草地上,任自己的思維盡情地從腦子里跳出來。遠處是大片大片的云朵,和瑩亮的藍色天空相接。那些云朵突然之間仿佛是有生命的一般,跳動起來。我分明看到一個孩子一般的云朵從那一大團云朵中升了起來,慢慢的飄上更上層的天空。云朵和天空仿佛融為了一體,變成一種透明的藍色,一種我在塵世之中從來沒有見到過的藍色,這會不會就是Viviana說的,我能量場的藍色??


    我閉上眼睛,開始覺得熱,可是卻沒有燥熱的感受。仿佛在吸收著太陽的能量。我覺得全身都被加熱了一般,可卻沒有出汗。我的意識有些恍惚,可又無比清醒。


    當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Viviana已經用柴火在院子里的另一側幫我燒好了沐浴的水。水里是各式各樣的鮮花和草藥。我躺在溫熱的水里,看著在水里充盈綻放的紫紅色花朵,突然特別感動。這朵紫色的花朵,竟然有這么美麗。我竟然,有這么美麗。


    我撩起水花,在自己的身上,臉上撒過,伴著植物的芳香,伴著那天微醺的陽光和山谷里的清風,在雪山之下,竟有浴火重生之感。那溫暖與安全的感覺,怕是與母親的子宮一般吧。


    從此之后,當我自我懷疑的時候,自尊和自信低到塵埃里的時候,我都會努力回憶那個山谷里的那場鮮花浴,記起那個時候,自己的美麗。


    夜幕降臨的時候,Viviana要先去睡了。她給了我紙和筆,要我把自己看到的和想到的畫下來。當天剛好是滿月,我握著筆仿佛被筆仙附身了一般,是筆拉著我在走,而不是我握著筆,是先有了行動,我才意識到具體的動作。仿佛是潛意識先于意識在行動。


    我畫了很多顏色很艷麗,有規律但無章法的圖案,我自己也不知道那些隱隱約約的規律到底想要告訴自己什么。


    只是在第二天的時候,Viviana試圖要給我分析那些圖案時,天旋地轉,醒來的我已經倒在了地上。我記得那些強烈的顏色盤旋著奔向我,讓我突然覺得承受不了。可是我至今依然沒有參透這一切背后的寓意。


    Viviana說,我依然在極力隱藏著什么。有什么東西在我的身體里奔跑著,卻依然被阻攔著。而這些被我所隱藏著的力量,可能才是我最想要的答案。

    ?

    而我到底最想要知道什么呢?

    4


    在離開Viviana一周后的某天,我在庫斯科的小巷里漫無目的的走著,看到一間很小的植物博物館。我于是走了進去,院子里是各式各樣的草藥和植物,其中包括San Pedro以及大名鼎鼎的古柯葉,這是拉美大陸又一個詛咒與保佑兼具的植物。它是毒品可卡因的主要原料,卻也是拉美原始族裔日日不可離的保健品。


    拉美人也用古柯葉來占卜。而這家店里,剛好有位年長的阿姨,在涼亭里做占卜。


    我駐足了很久,還是決定坐下來。


    你要選出片葉子來,可以問五個問題?!睂γ娴陌⒁炭瓷先ビ行┚氲?,神情疲憊地對我說。


    問吧?!彼娢疫t遲沒有開口,又一次對我說。


    我又沉默了很久,問了幾個無關緊要的,事到如今甚至連答案都不太記得了的問題,就起身離開了。


    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


    我其實并不想搞清楚那些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我并不想知道我終究會遇到誰,又會和誰在一起又分開。我不想知道哪個城市才是我命中注定要慢慢變老的城市。不想知道接下來還有什么在等著我去經歷,去冒險。


    人生是一場旅行。這句爛大街的話在我這里有無比尋常的重要意義。若是這些問題的答案是人生的歸宿,那么我寧愿余下的時間慢慢尋找。


    這么早就知道了結果,那過程的意義,又在哪里呢?



    ■?節選自作者的每日書,本文編輯龔晗倩



    點擊圖片,閱讀更多文章






    點擊圖片,即可查看相關內容詳情


    / 在廣州,和童言一起發掘你的寫作力/?

    中國三明治專欄作家、簽約作者童言

    10月14日,在廣州1200bookshop

    開設寫作工作坊,教你如何通過寫作看見你自己

    并且發現城市中的故事

    點擊圖片,了解詳情



    ▽?點擊進入《三明治:我們與我們的城市》亞馬遜頁面